第634章 求命

第634章 求命

裙裾飞扬,步履成风,阿衡眉毛乱作一团紧紧跟在叶凤泠身后。

叶凤泠明白得先回苏府向长乐长公主汇报自己这一行的结果。

她看出来阿衡憋了一肚子话。

“阿衡姑姑有什么想问我的吗?”

叶凤泠忖着阿衡的年龄,尊称阿衡一声姑姑。

阿衡看叶凤泠一眼,声音冷淡,“少夫人把话都说完了,才想起来问我,是不是有些晚了。”

叶凤泠低声笑,去东阳王府前阿衡一脸慈爱看自己,现在是满面冰霜,对比不要太明显。

她抚摸着膝头铺散开的锦缎,指腹在暗纹上掠过,唇角微翘,“我没想和母亲还有外祖母作对,只是想救秦侧妃一命。

为母则强、为母则刚,秦侧妃要是放心不下三皇孙,可能就会多一分求生的意志。

虽然我没有孩子,但我想,任何一个孩子都不希望从小就没了娘亲。”

阿衡微微眯眼,“少夫人慎言。

有些时候,没有比有更有益。”

是啊,秦嫣死了,皇太后便会心无旁骛抚养三皇孙,不用担心三皇孙日后生出异心。

秦国公府也算和东阳王府撇清干系。

未来三皇孙得势,可以凑上来,不得势,秦国公府也不会受牵连。

谁都算计的很好,唯独忘了那躺在东阳王府里苟延残喘倒气儿的生命。

叶凤泠不欲反驳,她想,自己做的事本来就是为了自己这颗心,旁人怎么想有什么关系呢。

自己要是和苏牧野分开了,这些人和她更没有关系了。

发生于秦嫣身上的悲剧让叶凤泠齿寒,同时让她更想和苏牧野撇清,她开始痛恨这一切。

阿衡望着叶凤泠不思悔改的表情,简直不知要说什么好,心说,真不愧是世子喜欢的款,这副想一出是一出、无法无天的模样,那是如出一辙。

等到长乐长公主面前,叶凤泠简短说了秦嫣和叶凤媛情况,并把自己多说的话一并重复。

长乐长公主先错愕,后神色凝重起来,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
叶凤泠很清楚,她无师自通下跪道,“请母亲先听听我的想法。

我认为,秦侧妃的命留着对外祖母、对三皇孙更好。”

长乐长公主看一眼黑着脸的阿衡,觉得有意思,“你说。”

“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来,皇后娘娘和外祖母一人教养一位皇孙,不是一时兴起,哪怕两宫不存比较心理,架不住外界会把两个孩子拿来比较。

现在是孩子还小,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
再过两年,性情优劣、聪敏与否就一目了然了。

二殿下和三殿下那边目前情势不明,而今上龙体安康,两位皇孙的前途,实在有些不可限量。

笼络好皇孙心甚至比护佑皇孙长大更重要。”

阿衡出于本能出声提醒,“大胆!”

长乐长公主蹙眉低头,眼神晦暗的有些可怕。

叶凤泠突然感到头顶压人的目光拂到自己前额,她的手哆嗦了一下,即使她不抬头,也能感觉到长乐长公主正紧紧盯着自己。

叶凤泠控制着呼吸,没有顾忌阿衡提醒,继续道,“如此说来,外祖母教养的三皇孙,不仅仅是东阳王一脉的后代,更可能关乎国朝未来。

我虽不懂帝王之术那些,但明白很浅显的一个道理,那就是孩子都孺慕母亲。

三皇孙长大后,总要探寻一番亲生母亲的事,或明或暗的探寻。

如果秦侧妃这个时候死了,极容易成为三皇孙成年后和外祖母之间的疙瘩。

并不利于外祖母。”

长乐长公主手指不轻不重地叩击着案几,整个人后仰靠上椅子背,“你怎么知道,秦侧妃活着,会说母后好话?”

如同孩子依赖母亲,母亲天性舍不得孩子。

把孩子抱走,母亲不可能心绪平和,年长日久就会有怨、生恨,所以才要去母留子。

叶凤泠暂且舒了一口气,她听出来长乐长公主听进去了,不然不会是疑问句。

她仰脸,露出笃定、清澈的目光,“不需要秦侧妃说外祖母好话,真正的强者从来依靠的是实力。

外祖母,或者说母亲,会让三皇孙清醒认识到,他只能选择这个阵营。

留下秦侧妃是体谅成全三皇孙的孝道,抱走三皇孙是救他们母子一命,给三皇孙一个强大的后盾和支持。”

若不抱走三皇孙,让三皇孙和二皇孙都被魏皇后教养,三皇孙天资出众还好,可能赢得魏皇后喜爱,否则,从小就会成为二皇孙的垫脚石。

小时候的三皇孙不会懂,但当他成熟后,就会理解。

甚至于,叶凤泠认为,凭借秦嫣入宫前的理智,她定也能理解。

“其实,秦侧妃入宫前,我曾见过秦侧妃一面,秦侧妃变化很大,再不是出嫁前的心境,她十分看重三皇孙,是为了孩子可以付出一切的人。

我私以为,这样的秦侧妃,只要告诉她三皇孙待在外祖母身边的意义,她定会感恩戴德的。

保秦侧妃命,未尝不能说留下一手牌。”

长乐长公主脸上神色变幻莫测。

叶凤泠想了想,咬了咬牙,“另外……我认为保秦侧妃命,对母亲,最为重要。”

叶凤泠沉默片刻,看到长乐长公主没有一丝表情的脸,轻声道,“距离三皇孙真正成年至少还有十几年,十几年变数太大了。

留着秦侧妃,就是留三皇孙在手心儿的一个借口。”

最后一句话压的很低,却平然叫长乐长公主瞳孔扩大,阿衡脸色亦变了变。

皇太后身体再硬朗,毕竟年纪大了,能不能活到三皇孙成年不好说。

皇太后在,三皇孙会留在慈宁宫,其实就是在长乐长公主手掌心儿。

而皇太后一旦崩逝,魏皇后都不需要找理由,就能把三皇孙带走。

若秦侧妃活着,长乐长公主便多了和魏皇后谈判的筹码。

叶凤泠相信,长乐长公主到时候是一定可以想办法从今上那里用秦侧妃当幌子,把三皇孙留在身边的。

留在长乐长公主身边,就是握在苏国公、苏牧野手里。

屋外天空已染上微微墨色,苏府的灯笼早就挂了起来。

屋内,长乐长公主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“噢?”

叶凤泠破釜沉舟,“后宫空虚,三枝同根,根儿扎的日久,越难撼动。

一枝凋零、一枝残败,一枝无花无果。

枝不繁、叶不茂,根儿却不断向深,非祥瑞之兆。

其实不光外祖母,可能今上心里也是急的,帝位现在是姓冯,未来呢,历史上牝鸡司晨的例子数不胜数。

这个时候,总要有人站出来扶一把。”

若不做准备,待到山陵崩,朝政只怕顷刻就会落入魏氏之手,朝臣或许还能接受,最难过的应该是皇太后、长乐长公主,以及南平王。

南平王一脉集体被“阉割”状态,皇太后最能倚重的便是长乐长公主。

只要长乐长公主能够利用好皇室里微妙的关系,甚至于不光能得皇太后支持,便是今上,应该都愿看到长乐长公主和魏氏打对台。

叶凤泠见到长乐长公主唇边出现笑意,心更安,她想自己赌对了。

从叶凤锦和三皇子婚事那么顺利出炉,叶凤泠就敏锐的预感到今上对长乐长公主的暗中支持。

叶凤锦本人对三皇子的深情纵然感人,绝非真正打动今上赐婚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叶凤锦身上汇集的势力才是。

父亲被流放、母亲出身商贾,和叶伯爵府面和心不和,看似出身很糟糕的叶凤锦在今上眼里怎么看怎么完美。

而叶凤锦又是苏牧野妻子的堂姐,婚事是长乐长公主一手促成。

试想,只要叶凤锦能够在皇室中站稳脚跟,关系一定和长乐长公主这边远不了。

皇室里,上一辈说得上话的,只有魏皇后、长乐长公主,南平王妃已经没有发声的资格。

下一辈里,东阳王废了,二皇子不乐意娶亲,目前只有三皇子妃。

三皇子的残疾决定了其一辈子富贵王爷地位,帝后更是会拼命补偿这个“苦命”的幼子。

叶凤锦这个三皇子妃的位置,显得尤为重要了。

在这个位置上,放叶凤锦,本身就是给长乐长公主派系的一个暗示。

长乐长公主哈哈笑出声,神采飞扬,眼睛亮的出奇,探身喜爱地摸了一下叶凤泠额头,开怀道,“柳半山手把手教出来的,确实不一样。

行了,不用跪着了。

秦侧妃的事,我会去安排,只要她自己不想死,就死不了。

我和母后本来也没想要她的命,只不过这个时候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既然你这么看不下去,要冲出头做救美英雄,我也只能帮你擦屁股啦。

谁让你是讨债鬼心尖上的人呢。”

叶凤泠一下扭捏,白皙面颊瞬间染上胭脂色。

长乐长公主转了转手上戒指,笑睨叶凤泠,“还不想和好?

讨债鬼都追到宫门口了呢。

你都不知道你走后,讨债鬼那眼神有多哀怨。”

叶凤泠紧紧抿唇,垂下眼睑,默不作声。

长乐长公主仔细打量着纤细如天鹅般优美的脖颈,笑容消逝,“该给台阶的时候也要给个台阶,别连梯子一并撤走。

切莫做亲者痛、仇者快的事,叫别人钻空子。

我不会插手你和讨债鬼的事,但我的要求也很简单,你必须生个儿子给我。

只要生了儿子,你想怎么折腾我都不会拦你,但要是没儿子……”长乐长公主话说一半断了。

叶凤泠脸色微凛,明白这是长乐长公主下最后通牒。

看着叶凤泠身影消失,阿衡给长乐长公主端上来一杯茶,轻声问,“殿下怎么看?”

长乐长公主眼神凌厉,唇角高扬,“讨债鬼的眼光还是不错的,总归能让我放心了。

就是这个脾气……看见没,都这么多天了,气儿是一点没消,看着还愈演愈烈。

我都不知道谁给她的底气,敢这么叫板。”

阿衡道,“还不是世子爷和您。”

长乐长公主白阿衡,到底哼哼没再说话。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最新小说: 我当的哥那些年 农夫家的小娇娘 狂龙豪婿 让你代管独立连,全成特种兵了? 绝品医仙在都市 禁忌为何物 我有一双鉴宝金瞳 兵王的奶爸人生 开局离婚巨星前妻也重生了 亿万萌宝爹地快还债